参易阁

周易尚氏学损卦解读

损(山泽损):有孚,元吉,无咎,可贞,利有攸往,曷之用,二簋[guǐ]可用亨。

贞我悔彼,以我之阳,益彼之上,故曰损。归藏作员,朱彝尊谓即损卦。然归藏以益为诚,则此未必取义于损,按员古作云。商颂景员维何,笺员古文作云,以此例之,归藏必原作云也。说文:云山川气也,象回转形,后人加雨作云,是云即云字。卦上艮下兑,说卦由泽通气,气即云,中互坤,坤正为云,卦二至上正反震,震为出,云出泽中,至上而反,正回转之形,与说文合,与卦象合。六爻皆有应,故曰有孚。二阳遇阴,乾元通,故曰元吉。可贞,言二不宜升三再损也。利有攸往谓上也,上九下乘重阴。颐曰利涉大川,利涉即利往也,尔雅释诂。曷止也,而曷与曷(左心)通。诗大雅。汽可小曷(左心)。传曷(左心)息也。息止义同。故集韵云。曷(左心)或作曷也,而曷(左心)与甜通,诗甘棠篇,召伯所矩。释文:慈本又作曷(左心),曷之用言憩息之时也,上卦艮,故云憩。震为簋,坤数二,故曰二簋。兑为亨,亨飨通。左传成十二年享以训恭俭,释文享本亦作飨,又庄四年止而飨之。周语,大臣飨其禄,注皆训飨为食,易之用二簋可用享,言当休暇之时,可以二簋为亨。二簋虽俭,然处损时,亦可也。清儒承荀氏旧说,见言簋即以为祭宗庙,侈陈礼制,岂知仪礼公食大夫扎,宰夫启簋。诗秦风于我乎食四簋,凡宴享皆用簋,非必祭宗庙始用也,且于易义之谓何矣。崔憬以曷为何,荀爽等只说二簋可用享,不及曷义,于是清儒如惠栋焦循张惠言孙星衍等,亦不释曷义,只一姚配中袭崔憬说,疑非也。

彖曰:损,损下益上,其道上行,损而有孚。

元吉,无咎,可贞,利有攸往,曷之用,二簋可用享,二簋应有时;损刚益柔有时,损益盈虚,与时偕行。

贞我悔彼,内与外,上与下,其亲疏迥不相同,故夫以内阳益外,则我损矣。上下即内外也,泰三往上,故曰其道上行。震为应,二至四震,乃上卦震覆,若反声相应者,故曰二簋应,与中孚之鹤鸣子和理同也。二簋应有时,言时当曷(左心)息,用二簋享,正与时应也,泰极还否,损者泰之终,否之始。损刚益柔有时者,按卦气,损为七月卦,时已当否,阳日减,阴日增,正损刚益柔之时,不可不预知也。时当益则益,时当损则损,益则盈,损则虚,乾盈坤虚,应时而行,所谓穷则变,变则通也。

象曰:山下有泽,损。君子以惩忿窒欲。

震为决躁,为武人,故为忿,乃上卦震覆为艮,艮止故曰惩忿。二至上正覆震,震为口有争食象,坤闭故曰窒欲。学易之君子,因以取法焉。

初九:已事遄往,无咎,酌损之。

已虞作祀,晁氏云:巳古文祀宇。按金文沈子它敦铭,用飨响已公,已公即祀公。初应在四,四震为祭祀。兑为晌,遗速也,祀事遗往者,言宜往应四也,当位故无咎,所应为阴,故曰酌损。

象曰:已事遄往,尚合志也。

尚上同,上谓四,初四婚媾,故曰合志。四坤为志,其用卦变以坎为志者,非也。

九二:利贞,征凶,弗损,益之。

三已损矣,二不宜再损,故利于贞定也。震为征,二阳临重阴,更利于征,然二往五则下愈损,故征凶也。弗损者,即贞于二不动,不再损下也,弗损即益二矣,故曰益之。夫贞我侮彼,泰三阳三阴,而阳全在我,此所以为泰也。损我一阳以益外,已非善征,若损之不已,则成否矣,否天地闭,贤人隐,故于二爻着以为戒,曰利贞,曰征凶。旧解惟王弼能识二之不宜往五,谓刚全上则剥道成,若虞翻则谓二不征之五则凶,故反经为说,岂知二阳得五阴为应,利往诚为常例,独损二因其利往,再损内也,故因以为戒。乃后世如惠栋张惠言等,多祖述其说,独姚配中识虞义之反经,乃又以利贞为之正,二之正成阴,阴与阴不相应,故征凶,仍以卦变为穿凿,然则不独易象失传,易理之失传更甚也。

象曰:九二利贞,中以为志也。

中谓二,言志贞于二,不前进也,故曰中以为志,旧解无不误者。

六三:三人行则损一人,一人行则得其友。

乾为人,泰三阳原为三人,今成兑,损一人矣,损三以益上,上乘重阴,阳以阴为友,故曰一人行则得其友,友谓四五。旧解以下应兑为友,故于三则疑之故,无有通者。

象曰:一人行三则疑也。

三阳上行则成否,否上九为四五所阻格,所谓敌也,敌则相疑相忌,而不相友矣,释得友之故也。易于阴阳相遇为朋友之故,言之可谓明白矣。乃自荀虞以来,以兑二阳房二阴为朋友,相承至今,岂知阳遇阳阴遇阴,艮谓之敌应,中孚谓之得敌哉。

六四:损其疾,使遄有喜,无咎。

坤为疾,四得阳应,故曰损其疾。遄往也,坤为忧,乾为喜,使遗有喜者,言往得阳应而喜也,坤疾象失传,旧解故多不当。

象曰:损其疾,亦可喜也。

疾损故可喜。

六五:或益之十朋之龟,弗克违,元吉。

艮为龟,汉书食货志注,苏林曰:两贝为朋,朋值二百一十六,元龟十朋,艮为朋友,坤数十,故曰十朋之龟。言阳在上五得承之,若大宝之益也,阴顺阳,故曰弗克违。五卦位最尊尊,故曰元吉。艮龟象失传,侯果谓内柔外刚龟之象,岂知艮即为龟。

象曰:六五元吉,自上佑也

上为阳,五承之,故曰自上佑。估福也,释文或作佑,无言汉人作右者,惠栋擅改之,后学盲从之,于是集解之文遂乱矣,不可不知,又自虞翻以来,皆以二益五为说,清孺皆宗之,不椎与象传背,且与经背,经于九二言征凶,言利贞,言弗损,则二固不往五,况象传明言自上信,则十朋之龟指上也,弗克违,言五承上也,则以二益五为说者,其误益明矣。

上九:弗损益之,无咎,贞吉,利有攸往,得臣无家。

上之三则上损矣,不动则益上,故曰弗损益之。贞吉者卜问吉也,上乘重阴,故利有攸往。与颐上九同,坤为臣,上据坤,是得臣为助也。三者上九之家,上既得臣为助,即不返三,故曰得臣无家。盲公而忘私也。

象曰:弗损益之,大得志也

坤为志,上据坤,阳乘阴,故曰大得志,旧解皆以上返三为说,非。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万年历
万年历

公历  
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