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易阁

周易尚氏学晋卦解读

晋:康侯用锡马蕃庶,昼日三接。

离出地居五,南面响明而治,故曰晋。晋进也,四诸侯,康美也,大也,礼祭统。康周公注:康犹褒大也。易林随之恒云:实沉参虚,封为康侯,康侯略如大侯,为诸侯之美称,犹诗之言齐侯,言平王也。坎为马,坤亦为马,坎为众,坤亦为众,故曰用锡马蕃庶。艮为手故曰锡,锡予也,言康侯恭顺,来宾于王,锡贲众多。杂卦:晋昼也,艮为手,数三,离为昼,故曰昼日三接。侯果曰:大行人职曰,诸公三晌三问三劳,诸侯三响再问再劳,于男三晌一问一劳,即天子三接诸侯之礼也,昼日三接,即一昼三觌也。

彖曰:晋,进也。明出地上,顺而丽乎大明,柔进而上行。是以康候用锡马蕃庶,昼日三接也。

明出地上谓离,顺谓坤,柔进而上行谓五,进居地上,得君位也。

象曰:明出地上,晋;君子以自昭明德。

明出地上,自然显著德不求明而自明,故学易之君子,取法乎此,以自昭明德,言明德在已,自然昭朗,视能进与否耳,苟进而上行,未有不显著者,昭正义云,周氏等作。

初六:晋如,摧如,贞吉。罔孚,裕无咎。

初阴,二三亦阴,得敌,故进而见摧。有应故贞吉。然初虽应四,以为二三所隔,应之甚难,故曰罔孚。裕缓也,言初与四终为正应,缓以俟之,则无咎也,与屯六二,十年乃字义同也。旧解皆不知得敌之理。虞翻以失位诂摧如,以罔罟诂罔孚,遂歧误百出矣。

象曰:晋如,摧如,独行正也。裕无咎,未受命也。

初阴遇阴得敌,故曰独行。有应故曰正。未受命者,言初居勿用之位,尚未膺官守之命也。

六二:晋如,愁如,贞吉。受兹介福,于其王母。

二无应,进遇坎,坎为忧,故曰愁如。贞吉者,卜问吉也。介虞九家皆训为大,坤为母,伏乾为大为福为王,故曰受兹介福于其王母。王母谓二,言二虽不宜于进,然得中为坤本位,必受此大福也。旧解谓王母指六五,六五亦阴,焉能福二,故夫阴遇阴阳遇阳,敌应之理不明,说易无不误也。

象曰:受兹介福。以中正也。

言二所以受兹大福者,以得此中正之位也,若六五则中而不正,各家因曰王母疑非五莫能当,岂知下坤方为母,伏乾故曰王母。易林此例甚多也。

六三:众允,悔亡。

坤为众,言群阴并进而承阳也,故曰悔亡。虞翻诂允为信,朱子从之,与象传上行之义不合。

象曰:众克之,志上行也。

坤为志,上行谓进而承阳。

九四:晋如硕鼠,贞厉。

释文子夏传作硕鼠,云五技鼠也,古盖音同通用。艮为鼠,为穴,坎为盗,鼠居穴中,伺隙盗窃,昼伏夜动,四失位,前临夷主,下拥万民,而坎为隐伏,为畏怯,欲进居五,恐下民生疑,欲下应初,又恐失五位,进退周章,有类于硕鼠,故贞厉也。

象曰:硕鼠贞厉,位不当也。

位不当,即谓不中不正。

六五:悔亡,矢得勿恤,往吉,无不利。

六五得尊位,晌明而治,故侮亡。矢辅嗣作失,兹从孟马荀虞郑王肃诸家。坎为矢,五坎体,是得矢也。坎为恤,得矢为用,故勿恤。承阳故往吉。坎矢象,噬嗑九四云得金矢,以坎为失也,易林常用,乃至汉末竟失传。

象曰:矢得勿恤,往有庆也。

往遇阳,故曰往有庆。虞翻强命五变得乾为有庆,岂知六五上下皆乾阳,五居其中,往承阳故有庆,若五变为阳,往遇阳得敌,尚能有庆哉。

上九:晋其角,维用伐邑,厉吉,无咎,贞吝。

爻例上为角,故曰晋其角。坤为邑,离上九云,王用出征,有嘉折首,是离有征伐象。盖离为甲兵,故维用伐邑。然下应柔爻,故必振厉方吉元咎,以不全吉,故贞吝。

象曰:维用伐邑,道未光也。

离为光明,至上光将熄矣,夫王道大光,则无用征伐,用征伐必未光也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万年历
万年历

公历  
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