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易阁

周易尚氏学大壮卦解读

大壮:利贞。

杂卦云,大壮则止。序卦云,物不可以终壮,故授之以晋,晋者进也。是亦训为止。故与进对文,太玄拟为格,格阻也,亦止也,又拟为夷,夷伤也,故马虞训壮为伤。吴先生曰,伤则必止,二义相因。按说卦震为蕃,蕃有闭义,诗四国于蕃,笺云蕃屏也。周礼大司徒蕃乐,杜子春读蕃为藩,谓藩闭乐器而不用,是蕃与藩通。大壮之所以为止者,以震藩屏闭在前也,四不应初,二三遇敌,下阳全为四所格阻,故日曰贞。言利于贞定不动也,即止也,不止则伤,四五两爻是也。郑王谓为强盛,然注莫古于十翼,莫精于太玄,皆不如是言,疑非易本旨。彖曰:大壮,大者壮也。刚以动,故壮。大壮利贞,大者正也。正大而大地之情可见矣。

大谓乾,乾在下为四所格,故曰大者壮也。盖刚宜静,刚而动必多阻格,释壮之故也。利贞者,贞定,乾象传云,各正性命,保合太和,乃利贞。天地之情,本如是也。

象曰:雷在天上,大壮。君子以非礼弗履。

震为履,震履乾,即卑履尊,非礼甚矣。陆绩曰,君子见卑履尊,终必消除,故以为戒,大象每相反为义,此其一也。

初九:壮于趾,征凶。有孚。

初应在四,四震为趾,乃四亦阳,初失应,故壮于趾,言趾有所阻格也。又二三亦阳,阳遇阳则窒,故征凶。有二说文有不宜有也,春秋传日月有食之是也,依说文,有孚者,谓不宜于有也,即不孚也。正与象辞孚穷之义合也。

象曰:壮于趾,其孚穷也。

初得敌,无应,故孚穷。

九二:贞吉。

二得中,故贞吉,与下贞历为对文。

象曰:九二贞吉,以中也。

二承乘皆阳,得敌,似不吉,然而言者,以位中也。

九三:小人用壮。君子用罔。贞历。羝羊触藩。赢其角。

三应在上,小人谓上六,君子谓三,乃上六欲应三,而为五所格,故用壮。三欲应上,而为四所格,故用罔。目无也,言三上皆失其用也,故卜问历,中爻互兑,故曰羊。四震为藩,赢缠绕也,三在下卦之上,于交象为角。羝羊触藩,赢其角者,言三欲上升,为九四所阻格,若羝羊以角触藩而不能决,角反为藩所困也。荀爽以五为角,五为角,则藩已决矣,胡有赢象哉。震藩象,易林乾之丰云,藩屏周卫,同人之师云,藩屏汤武,皆以震为藩,而藩与蕃通,说卦震为蕃,即易林所本也。

象曰:小人用壮。君子罔也。

罔犹否也。

九四:贞吉。悔亡。藩决不赢。壮于大典之輹。

四前监重阴利往,故贞吉无悔,故藩决不赢,震为舆,为輹。尚往,是四往五也,四往五,震象毁,而兑为毁折,故曰壮于大舆之輹。盖卦以止为义,藩决则进,进则有伤,五爻丧羊相因而至矣。虞翻因不知輹象,氦輹为腹,非。

象曰:藩决不赢。尚往也。

尚往言上进居五。

六五:丧羊于易,无悔。

兑为羊,兑毁折故丧羊。易释文云,陆作场,谓疆场也,古文往往如是,说文场田畔也。诗小雅,疆场有瓜,丧羊于场,言丧羊于田畔也。诸家作难易解,不辞甚矣,惟场象无有详者。按震为阪,说文阪坡也,山协也。诗小雅,瞻彼阪田,场既为田畔,疑仍震象也。然虽丧羊,下有应得中,亦无悔也。

象曰:丧羊于易,位不当也。

位不当。释丧羊之故也。

上六:羝羊触藩,不能退,不能遂,无攸利,艰则吉。

卦全体兑象,故仍曰抵羊,上欲应三,而为五所格,五亦阴得故,三之藩在四,上之藩在五,故退欲来三,为藩所阻,进欲前往,而道已穷,故不能退不能遂。巽为利,巽伏故无攸利,然上当位有应,艰贞自守,终吉也。

象曰:不能退,不能遂,不详也。艰则吉,咎不长也。

释文云:详审也,审慎也,言不能退不能遂之故,咎在不慎审于始而妄动也。郑虞王肃王弼皆释详为善,于义亦通,三上为正应,终必和合,故曰咎不长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万年历
万年历

公历  
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